卤藕下锅

我超酷的

我决定我要开一条bb博
评论随意吐槽
我到要看看还有哪些奇葩的破事能够让人心痛

啊突然想写给盛遥的信手写版(我是疯了吗

写给盛遥的一封信

盛遥:

    我好多次想给你写信,可是没有一次我写了。因为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会写信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情感的人。最终我还是写下了写封信。

    小王子里说,如果你爱上了一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你在夜晚的时候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满天的繁星都是一朵朵花。

    我不知道该拿什么形容你,像花太俗气,比作光太普通,满天繁星我又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可能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比拟你,你对我而言太特别。

    我不会说情话,甚至不能说出很甜的话。我是会讲很撩人的话,也会那些不走心的逢场作戏,可你不是,我那些随意的轻浮的话语,用过的所有套路,在你身上都不能实现。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时候,因为我把它藏起来了。加入在我不在的时候你收拾房间或许会看到它,也可能你根本不会翻找到它。不过无所谓,这封信你看到或者看不到,在我重新出现在你面前时,我想亲口对你讲。

    盛遥,我喜欢你,我在很认真地爱你。

换了个ID出来晃一下

   
    马上要去上高四了!真开心!后的产物
    能看到的是缘分

    ————————————————————————

    南京路有个很奇怪的小混混,说是小混混其实也不像,可能是街坊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为了方便给他一个外号罢了。
 
    街坊印象中的小混混大都是染着五颜六色头发,打着耳钉,穿着破破烂烂带着铆钉的衣服,嘴里叼着烟。可他偏偏不是这样,纯黑的头发,干净的脸庞,中规中矩的运动服。如果不是他每天在南京路闲逛,到处蹭吃蹭喝,街坊们可能会以为他是个大学生。

    说到南京路,是城里最老的一条街,为了保持城市的历史感,政府特意保存了这条老街,一半开发作为城市景点,另一半依旧是老城人过日子的地方。

    有些老人在街上住了几十年,但是向他们打听起小混混却没人说得上他的来历,仿佛就是凭空生出来的一个人,住在南京路上,却又不存在与南京路。

    每天早上出门上班的时间,小混混推门下楼,坐着和普通上班族一起过早。等到人们都陆续开始工作,他就沿着南京路从这头走向那头,沿路在各种早餐铺子,网红小店里坐着聊天,和各种老街人旅游人开玩笑,又从另一头走回这一头。傍晚坐在老房子底下的槐树下和老人摇着扇子下棋,或者躺在躺椅上看星星。
  
    街坊们好奇他的来历,却又不敢当面向他询问,只得背后秘密议论。有胆大的人想从他口中打听一下,都被他笑着岔开了话题,后来再有心的人也没提过这档子事。

    过了一年,南京路改造,所有居民都暂时被迁往别的地方。

    又过了几年,新的南京路又呈现在大众眼前,许久没见到老街坊们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每天还是那些早餐铺冒着烟气,还是有很多网红店招揽游客赚取流量,那些纳凉打牌的老人依旧摇着扇子,可是没有人再见过小混混。

    小混混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消失得毫无踪影。

    小混混住的老房子在不久后搬来了新住客。

    到那时街坊们才知道,小混混原来是城市规划师。

    政府本来想要将整个南京路全部拆除作为城市地标,是小混混一人坚持要保留南京路另一半的原貌以及生活方式。政府才改变了改造计划,留下了这一半的南京路。

    南京路还是那个南京路,街坊们还是过着日子,可能不会有人记得曾经南京路有个小混混,但是这也不重要了。
   
   

   
   

假如我不曾见过太阳
那么我也不曾见过你
或许我命中注定不该见到你
抹去每一个阳光洒向枝头的午后
其实我真的没有见过你

昨天跟一个很久没见的老朋友聊了很久的视频。
其实叙旧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
两个重叠过一段记忆的人,在分隔很久以后再次遇见会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当年那些被不同叙述遮盖着的秘密渐渐被揭露,那些隐晦的爱意与情感被坦白,那些或多或少的摩擦也随着时间一笑而过。
我们重叠的记忆大体是一样的,可是却在不同的细枝末节分叉,不同的细节汇集终于模糊拼接出过去的真相,却发现真相是那么虚无,在不同人的眼里原来那段时光又是那么不同。
可是我们还是过着一样的日子,遇见一样的人,讲着一样的话。时不时往回翻,伤疤也好,痛苦也罢,最终都是过眼云烟,剩下的不是记忆就是现在。

站在已经没有什么太阳大操场上,望着操场上一队队训练的人群,我终于想起来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
从炎炎的六月开始,到现在好不容易吹出快到秋天的风,我还是没能郑重地告诉我自己我已经不像从前了。
九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洗澡洗衣服,然后坐在床上戴着耳机看还在下面忙乎的室友,看他们和手机另一端的人聊着天,刷着微博发出鹅叫,那一瞬间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烟火气,又显得那么孤独。
我路过了许多风景,也在风景里和许多人不期而遇。希望我们可以遇见,相见时给你最好的我。

舒久的秘密

接着昨天来讲讲这些年缺失的小明星的故事。
我可以说很不会讲故事了但就是有一种一定要把舒久的内心戏写出来的感觉
可能我是比较偏左的人我会想要很多左边的内心戏但是我也爱右边!!!
也有可能再搞一搞盛遥的内心戏
小学生写作大家体谅一下
还有大家喜欢就好毕竟圈太冷太坑
意识流什么的比走剧情舒服多了嘿嘿。

————————————————————————

    舒久刚到国外的时候没有选择依靠父亲的势力,只向他爹借了一笔钱,并答应按利息还款。

    就像从天坛跌入谷底,从来都是顶着明星光环的舒久第一次身边没了人打点,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从机场去到他预订的酒店。

    举目无亲的舒久在国外也过着平凡创业者的日子,频繁遭拒,被人欺骗,甚至流离失所,三餐不饱。

    从一开始被人牵着鼻子耍着玩,到后来可以在谈判场上可以和对方搏一搏,再到最后不用亲自出面就可以拿下巨额的单子,舒久经历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是熬过无数漫漫长夜面对电脑屏幕的分析,可能是许多次天不亮就开几个小时车去见客户的疲惫。

    他终于不是以前那个靠卖卖色相动动嘴生活的富二代和小明星了,他有了自己的公司,也说得上是个小总裁,有了一群坚实的后盾、可信的朋友,似乎他的生活足够风光圆满。可是他知道,他的圆满从来不在此。

    无数个夜晚,他想,要是床边突然多出个盛遥就好了。可是他又不想,不想让盛遥看见颓废的舒久,不想让盛遥多承受一份他的压力。

    对于舒久来说,有没有钱,有没有权,不是他的无限风光,他不缺钱也不稀罕权利。以前,他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当个小明星拍拍戏快活一下。可现在他想要有盛遥的生活,哪怕挤在阴暗的地下室也是他心里的盛世。

    从飞机收起滑轮从加拿大飞起的那一刻开始,舒久就在心里上演了无数次他再遇见盛遥的场景,酝酿了好多版他想对盛遥说的话,他不知道是要表达重逢的喜悦还是分离的牵挂。

    舒久站在警局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却不敢迈进。飞跃了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舒久还是没能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情转化成语言,应该说,根本没办法转化成语言。

    太阳从正上头渐渐偏移,然后化作最后一缕红光消失在另一边。忙碌的警局渐渐归于平静,舒久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还没到点就偷偷溜走和 男朋友 老公约会的安怡宁,准时回家带孩子的苏君子,踩着高跟鞋火辣的杨曼,还有牵着手笑着走出大门的沈夜熙和姜湖。他们看见了他,有的意外,有人却似乎了然,点点头笑一下,也就化了这么久的隔阂。

    秋天的傍晚夹杂着微风,挂落树上摇摇欲坠的叶子。舒久在树下不知道站了多久,踩了多少片卷曲的落叶,听着它们咔擦一声断裂。

    连踩树叶都变得无聊了,舒久才想起来抬头看看大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安静地望着踩树叶的他。虽然天色很暗距离很远,舒久却能从他眼中看见自己,盛着星星点点,带着时隔多年的爱意。

    舒久忘了说话,他决定不说话。

    因为他想起一句话,很小的时候语文老师告诉过他:此时无声胜有声。

    彼时舒久的智商和情商还不够了解这句话,后来他也没机会读懂。虽然现在舒久知道了更多比它有意义有心思的道理,但是这一刻,或许是这样的。

    舒久还喜欢一句话:①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

①:出自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妈鸭我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