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了

皆有万般欢喜

跟我回家

   这个坑我蹲了并且准备常驻

    哪怕盛遥换了新的手机号也有无止境的企图接近他的骚扰者以及一个是不是需要安慰的精神病犯人。舒久表示他很郁闷依旧郁闷,盛遥表示他已经收敛了很多。
   
    也不能怪盛遥,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最显眼的,无论是从办公室小范围地看还是出警时围观者的目光聚集。虽然舒久既委屈又害怕也不能时时刻刻跟在盛遥身边,重案组组长明确表示他不是很需要一个话多没事做天天盯着他手下的大型人型犬放在组里。所以大多数时候舒久一个没看住就发现又有哪一个小野花沾在他家美人身上了。

    如果说是飞来横祸舒久倒也可以稍微接受并且安
慰自己这说明他家美人有魅力。但是对于某些阴险狡诈的组长故意拿美人去做诱饵抓犯人的行为舒久很想问候他八辈子祖宗。也不知道是压抑了许久的天性暴露还是本着对事业的一腔热血,在舒久黑着的脸下盛遥还是带上了通讯器摇身一变钻进锁定了嫌疑人的酒吧。
 
    “你们确定情报准吗,我怎么快把酒吧晃玩了还没看见人啊?”

    盛遥跻身在嘈杂的酒吧里一边四周寻找着一边压低声音冲着耳机吐槽。

    “不急,总是要来的。”
   
    坐在监控车里的沈夜熙一点也不着急,忙着和姜湖微信也没有心思来宽慰深入虎穴的盛遥。

    “靠,你不要这么不靠谱好不好这地方我一进来就觉得不对....诶你倒是说话啊,是我没听见还是怎么的...”
  
    又在酒吧里待了一会的盛遥只觉得心脏直跳,冲天的音乐声和混合在一起的酒味让他觉得脑袋疼。

    “帅哥你一个人吗?”
 
    沈夜熙的声音没听到,盛遥倒是听到了另一个甜甜的声音。回头一看,好巧不巧,曹操正到。

    长波浪黑色头发,红色长裙,一个红色手包。看清楚脸之后盛遥也是一顿,怪不得这么多男人会入她的套,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别有一番风味。

    “怎么这么漂亮的美女也是一个人,这场子里的男人未免也太不长眼了吧。”

    盛遥晃了晃手里的酒杯,
  
    “既然美女邀请,那我们就喝一杯,只怕是美女不要嫌弃我的酒量。”

    不知道几杯下肚,盛遥已经晕晕乎乎了却还不见沈夜熙带人进来,只能借机往洗手间走去。

    “沈夜熙你怎么还不抓人你再不进来我就要落在她手里了!”
 
   “沈夜熙?”

    盛遥摘下耳朵里的微型通讯器发现它已经不再亮灯,敲了两下也没有反应,连一丝杂音都没有。

    “靠?你竟然坏了!”

    盛遥认命地把通讯器往垃圾桶一扔,对着镜子深吸两口气走出了洗手间。

    却在洗手间门口被人堵住,

    “帅哥,你那我那儿?”

    盛遥猛然被抵住脑子都没转过来,正准备张口又听见一个声音,

    “你最好跟我回家。”

    盛遥抬头仿佛看见了救星,舒久正黑着一张脸站在他们正前方,哪怕脸是黑着的但至少虎口脱险。

    “美女我不打女生,但我建议你松开你面前的人,然后换个地方去玩。”

    “因为他是我的。”

  

    沈夜熙:通讯器坏了完全是意外,我相信你有能力抓到人并且毫发无伤,可是不幸的是我们找错了人,幸运的是真正的犯人我们已经抓到了。这次行动就当给你许久不见肉的生活开了下荤。
  
    盛遥:那我谢谢你还有你八辈子祖宗。

   

念念

舒久x盛遥
第一次搞cp送给他们了
虽然我有那么多钟爱的cp
这cp真的太冷了可是真的很好吃ball ball各位 大大都来搞吧

    就像大家希望的那样,柯如悔被处决之后整个市里穷凶恶极的罪犯都似乎不见了踪影,那些小打小闹的事件自然没能被搬上重案组的台面。被变态压迫已久的重案组各位们终于迎来了难得的空闲时光。

    暖饱思淫欲这句话总算是没有说错。那些在结案以前偷偷摸摸的眉目传情瞬间占据了整个办公室。前有狗男男后有狗男女,抱着电脑打了好几天恐怖游戏的盛遥突然感觉到生存的艰辛。明明是挂念着的人,却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属于他。约法三章撕掉了换来一个真切的请求,却还是感觉那个浪天浪地的人只是找个理由跑路。
   
    果然散发酸臭味的氛围不适合单身(哪怕是一个伪单身。盛遥关掉早就成为尸体的游戏,瞟了一眼时间,离下班不远,于是拿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跟沈夜熙打了个招呼便溜之大吉。

    这个天气说冷不冷,可真往大街上一走还是会被风灌个全身。盛遥只穿了一件风衣,没有开车,走在街上边走边哆嗦。

    好不容易捱到了家,盛遥衣服都没脱就往床上倒,躺了没一会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想要起身倒杯热水喝,手还没伸起来,脑袋就先自动当机了。算了先睡一觉吧。在天人一番交战后,盛遥果断选择了床。

    于是离家两个多月刚刚落地就飞奔回家的舒久一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穿着风衣窝在床上的盛美人。听到房门动静的大美人动了下手,吓得舒久立即静止。看到床上的人没有其他动作后,舒久轻轻合上门转回客房收拾行李。

    收拾完的舒久又一次小心翼翼的推开主卧房门,探了个脑袋进去张望,见床上的的人毫无动静便悄悄溜进房里,趴在床边上仔仔细细端详面前的人。

    两个多月没见的男人变粗糙了,下巴上生出了一层密密的胡茬,眉毛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梦里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紧紧闭着没有张开的意思。盛遥带着独特味道的气息让舒久瞬间有了一种安稳的感觉。

    看了不知道多久舒久才发现面前人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伸手一摸额头才意识到惊人的热度。舒久赶紧跑去找药,顺便拿了一条冷水浸过的毛巾。还没等他把毛巾敷在盛遥额头上,躺着的病号突然抓住他的手不舒服地扭了一下身子。

    “我不要。”

    话还没说完就把舒久的手往外一挥。

    被打走的舒久也不知道人到底是醒还收没醒,但    也只能依着病人的意思。放下了手中的药安慰道,   

    “乖,不吃药,我们敷一下好不好?”

    “......”

     得,没有回应就是没醒。盛公子应该还在梦里好好的。也不管人到底醒没醒,药总是要吃的,病总是要治的。舒久一个用力把床上的人拉起来,费尽周折算是把药喂下去了,又把人放下来敷上了冷毛巾。敷上毛巾后的病人一下子小情绪上来嘴里嘟嘟囔囔手臂乱挥。闹腾了半天已经快到半夜了,舒久长舒一口气,总算可以歇一下了。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眼皮就开始变重,哪怕身旁还有一个还在烧的病人需要担心,舒久也无法抵抗生理的困倦陷入沉睡。

    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向大床,舒久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凭借打在脸上的光影依稀可以判断出应该已经大中午了。迷迷糊糊间舒久把手往身边一捞,空的。迷糊里的人一下子惊醒,再往身边一摸,真的空的。舒久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没有穿上就匆忙跑出房门。视觉还没恢复便闻到餐厅里飘来的香气。定睛一看,餐桌上坐着一个狼吞虎咽的人,听到动静一双桃花眼从面前的鸡蛋饼上移开看向从房里飞奔出来的人。

    “起来了?”

    低沉优雅的嗓音从包着鸡蛋饼的嘴里缓缓吐出。
不对啊,这问句怎么感觉怪怪的?舒久心里皱了下眉。

    “你怎么起这么早?”

    舒久看见人还在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伸展了一下胳膊不徐不疾地走向餐桌。

    “你怎么起这么晚?”

    盛遥咽下了最后一口鸡蛋饼,死死盯着舒久。
不对啊,怎么又是他问我?舒久又一次觉得怪怪的。

    “你好些了吗还烧吗?要不要去打针?你怎么一大早上起来只穿这么一点?”
   
    “鸡蛋饼是你做的还是买的?我猜是买的吧,都不知道你还有做鸡蛋饼的技能。”
  
     “你最近忙不忙啊,听说最难的案子破了那你岂不是很轻松了。”
  
   “盛遥,你怎么都不说话。”
   
    舒久坐上桌子边吃嘴里边不停念叨,念叨半天却发现根本没有回应。忍不住抬头看对面的人,却发现那双桃花眼一直看着自己,眼波流转在灯光的映衬下似乎闪着星星。
   
    “我想你了,舒久。”

武汉前后左右人手一份√ @糖醋年糕

我的青春没有疯狂也没有热血
真是普通到不能更普通
可是你要说让我重来一遍我不乐意
说我不后悔我做的每一件事是不可能的
但算后悔我也宁愿让它留存变成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不想让生活看起来完美无缺
那样很假
所以哪怕我现在再糟糕我也接受
我会努力让每一个不完美变成特别

河豚豚:

【天真无凿,天真有邪】

是巧乐杯里排排坐的饼干条和奶油,是磁带的A面和B面,是深海的鲸浮上来呼吸,水花碰触划过的流星。

内容参考尹先生的普鲁斯特调查问卷和黄先生16年17年采访,不保证一字不错,禁二转。


A面尹昉,B面黄景瑜。





·完美的快乐是什么?

A:所有的发生,你都乐于接受。

B:人生就像心电图,必须折腾起来。




·目前的心境怎么样?

A: 从容淡定。

B: 生活虽不精彩,但平淡又温暖。




·定义朋友

A: 真诚。

B: 手挽手,肩并肩的人,总是比较亲近的。




·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快乐?

A: 与不经意的美好相遇。

B: 踏上Eze石头城的那一刻,我想成为其中一块石头,封存在离海岸线最近的地方。那里没有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没有纷扰和欲惑。任何规则和世俗在这里被打破,只有大海,我俩一块儿起床,一块儿晒太阳,一句话也不用说,却彼此都懂。




·你最希望拥有那种才华?/你最怕失去什么?

A: 幽默,我太认真了,所以不容易幽默。我的幽默是不自知的。

B: 害怕不自由。我连t恤都要买大两个号,怕穿起来不舒服,可见我多喜欢自由。
  我不喜欢对每一个人笑,那不是我。






·你最喜欢的一个职业是什么?/你不红了怎么办?

A: 艺术工作者。

B: 能接受自己突然爆红,为什么不能接受被人遗忘。如果我不红了,我就去开一间柔术馆。
练柔术,会让人比较坚定。做什么事都要坚持到底。




·如果可以选择,你选择让什么重现?

A: 让妈妈重生。

B: 我愿意有过去那种纯真质朴的感情。

如果让我人生又翻回去,首先存在一个责任问题,我现在的责任是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安顿好。
如果这些责任我都做到了,那我特别希望还能回到从前大家一起坐在马路边喝个啤酒的时候。




·你认为最奢侈的是什么?

A: 归属,家庭美满。

B: 那些看不着摸不到的。比如真诚、有趣、爱憎分明,远比车、房、卡这些清清楚楚的东西来的难得和重要。 ​




·你最喜欢女生身上的品质

A: 奉献

B: 对亲人好




·你最珍惜的财产

A: 身边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B: 心里连个人都没有,还活着干嘛。



黄先生和尹先生都是属灵的,有自觉心的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这样的人特别能忍受和享受寂寞。

最幸运的事,是一个孤旅者遇到一面镜子,得以窥见对过去的思考、对当下的修正和对未来的求索,保持克己的力量。



他说,“野孩子,占山头。”
“自己选择的路,蹦蹦哒哒也要走完,我不怕后悔,怕留下遗憾。”


他说,“谁也不必担心未知的事情,因为谁都能得到他期望和需要的一切。”



—First time we met, what was your first thought?

—I thought you look like Christmas morning.







希望你们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