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喷气机

我超酷的

在忙得只能早餐吃冷包子的日子里我也要出一篇文!

为了感谢不知道最近为什么凭空多出来的小红心小蓝手和神仙粉丝!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僵尸号怎么有时候点开lof突然一堆提示出来搞得我受宠若惊!

人都是会变的都是口是心非的坏孩子
嘴上说着不喜欢可看见她好还是泪眼朦胧
以前觉得未来可期时光倥偬不喜欢往回看只顾着向前快步走
现在走上了一条新路突然喜欢看身后那些曾经不喜的过去
现在发觉有回忆有故事有那些个人的地方才是心之所属
不是喜欢不起来现在而是过去的故事太铭心刻骨
很多人问为什么有的人越大越难交到朋友
可能那些人的过去太轰轰烈烈可以用的感情和心思早已用尽 没有力气没有勇气再去寻找更大的意义
已然历经繁华 落幕后便难以翻开更为盛大的一章

《坏道》24h联合产粮活动

go!!!

行凶未遂:

冲鸭


夜尽天明一人渡我.:



人生需要为了吃粮而奋斗!!!!




·占tag致歉
·是一发正经的宣传[bu]




随着lofter上越来越多的产粮活动的出现,国庆就开始策划但一直没有正式声明《坏道》活动的我感到十分的恐慌,现在仓促发一个宣传。




爱生活,爱《坏道》🎉




心上白月光需要产粮,冷坑女孩需要吃粮!
所以——坏道的春天终于来了!




[高亮划重点!!!]有意向的神仙快来私戳我!!不产粮也不要紧dei!
小可爱们动动手指关注一下也阔以鸭!!!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
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启活动,如果大家想及时了解太太阵营,指路tag“坏道24h产粮”,欢迎大家过来看鸭!!提前祝大家到时候食用愉快!




报名须知:报名截止于11.04,目前已经有太太提前来了所以人数有限,以下是一些须知:




画:可cp向,单人,全员。画风不限,审核什么的不严!指绘,板绘,手绘不限。




写:坏道同人,日常拆逆死。不限文体不限文风不限cp。




字:内容关于坏道,字体不限。图的画红橙绿蓝黄都行,背景素材自己来。文素可自选或找我要。不限板写手写,字迹潦草抱歉。




章或手工:关于坏道就行,手办橡皮章滴胶火漆等等等等不限,稍微精致一点,将成品拍照然后传给负责人




对于以上有不解或者意见者私信策划(我)👌
目前画手文手居多,章手字手可优先。《坏道》虽然是冷坑,阵势可能有点小,但是我们注重质量!!来的都是神仙太太天使,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lof不方便联系的阔以加QQ:923885976。
记得备注来意w感谢。


昨天跟一个很久没见的老朋友聊了很久的视频。
其实叙旧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
两个重叠过一段记忆的人,在分隔很久以后再次遇见会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当年那些被不同叙述遮盖着的秘密渐渐被揭露,那些隐晦的爱意与情感被坦白,那些或多或少的摩擦也随着时间一笑而过。
我们重叠的记忆大体是一样的,可是却在不同的细枝末节分叉,不同的细节汇集终于模糊拼接出过去的真相,却发现真相是那么虚无,在不同人的眼里原来那段时光又是那么不同。
可是我们还是过着一样的日子,遇见一样的人,讲着一样的话。时不时往回翻,伤疤也好,痛苦也罢,最终都是过眼云烟,剩下的不是记忆就是现在。

站在已经没有什么太阳大操场上,望着操场上一队队训练的人群,我终于想起来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个。
从炎炎的六月开始,到现在好不容易吹出快到秋天的风,我还是没能郑重地告诉我自己我已经不像从前了。
九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洗澡洗衣服,然后坐在床上戴着耳机看还在下面忙乎的室友,看他们和手机另一端的人聊着天,刷着微博发出鹅叫,那一瞬间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烟火气,又显得那么孤独。
我路过了许多风景,也在风景里和许多人不期而遇。希望我们可以遇见,相见时给你最好的我。

舒久的秘密

接着昨天来讲讲这些年缺失的小明星的故事。
我可以说很不会讲故事了但就是有一种一定要把舒久的内心戏写出来的感觉
可能我是比较偏左的人我会想要很多左边的内心戏但是我也爱右边!!!
也有可能再搞一搞盛遥的内心戏
小学生写作大家体谅一下
还有大家喜欢就好毕竟圈太冷太坑
意识流什么的比走剧情舒服多了嘿嘿。

————————————————————————

    舒久刚到国外的时候没有选择依靠父亲的势力,只向他爹借了一笔钱,并答应按利息还款。

    就像从天坛跌入谷底,从来都是顶着明星光环的舒久第一次身边没了人打点,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从机场去到他预订的酒店。

    举目无亲的舒久在国外也过着平凡创业者的日子,频繁遭拒,被人欺骗,甚至流离失所,三餐不饱。

    从一开始被人牵着鼻子耍着玩,到后来可以在谈判场上可以和对方搏一搏,再到最后不用亲自出面就可以拿下巨额的单子,舒久经历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是熬过无数漫漫长夜面对电脑屏幕的分析,可能是许多次天不亮就开几个小时车去见客户的疲惫。

    他终于不是以前那个靠卖卖色相动动嘴生活的富二代和小明星了,他有了自己的公司,也说得上是个小总裁,有了一群坚实的后盾、可信的朋友,似乎他的生活足够风光圆满。可是他知道,他的圆满从来不在此。

    无数个夜晚,他想,要是床边突然多出个盛遥就好了。可是他又不想,不想让盛遥看见颓废的舒久,不想让盛遥多承受一份他的压力。

    对于舒久来说,有没有钱,有没有权,不是他的无限风光,他不缺钱也不稀罕权利。以前,他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当个小明星拍拍戏快活一下。可现在他想要有盛遥的生活,哪怕挤在阴暗的地下室也是他心里的盛世。

    从飞机收起滑轮从加拿大飞起的那一刻开始,舒久就在心里上演了无数次他再遇见盛遥的场景,酝酿了好多版他想对盛遥说的话,他不知道是要表达重逢的喜悦还是分离的牵挂。

    舒久站在警局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却不敢迈进。飞跃了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舒久还是没能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情转化成语言,应该说,根本没办法转化成语言。

    太阳从正上头渐渐偏移,然后化作最后一缕红光消失在另一边。忙碌的警局渐渐归于平静,舒久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还没到点就偷偷溜走和 男朋友 老公约会的安怡宁,准时回家带孩子的苏君子,踩着高跟鞋火辣的杨曼,还有牵着手笑着走出大门的沈夜熙和姜湖。他们看见了他,有的意外,有人却似乎了然,点点头笑一下,也就化了这么久的隔阂。

    秋天的傍晚夹杂着微风,挂落树上摇摇欲坠的叶子。舒久在树下不知道站了多久,踩了多少片卷曲的落叶,听着它们咔擦一声断裂。

    连踩树叶都变得无聊了,舒久才想起来抬头看看大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安静地望着踩树叶的他。虽然天色很暗距离很远,舒久却能从他眼中看见自己,盛着星星点点,带着时隔多年的爱意。

    舒久忘了说话,他决定不说话。

    因为他想起一句话,很小的时候语文老师告诉过他:此时无声胜有声。

    彼时舒久的智商和情商还不够了解这句话,后来他也没机会读懂。虽然现在舒久知道了更多比它有意义有心思的道理,但是这一刻,或许是这样的。

    舒久还喜欢一句话:①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

①:出自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妈鸭我在搞什么
   
   

   
   

   

这世间熙熙攘攘人潮拥挤,我们擦肩而过,听见了对方的心跳,却没能相视一笑,便随人流远去。

B612

就是想要一个很美丽很纯粹的爱情
所以搞一搞我的cp
我可以没有爱情但我的cp必须有
舒久x盛遥

————————————————————————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小王子

   
    如果让舒久评价盛遥,他会说盛遥是他夜空中唯一想看清的星星,是他在沙漠中万般找寻的水井,是他从三点就开始无比期待的人。

   舒久有很多秘密。

    譬如他嫉妒苏君子可以得到盛遥毫无保留的付出,嫉妒杨曼和盛遥插科打诨无所顾忌,甚至嫉妒那个在监狱里需要盛遥的精神病。

   在他没有盛遥的时候,脑子却全部都是盛警官的身影,坐在审讯室提讯犯人的盛遥,蹲在现场取证皱眉的盛遥,站在片场耀眼如光的盛遥,还有很多个不重样的盛遥。

    他有多想念盛遥,就有多不敢见盛遥。

    无数次飞机穿过平流层,却没有一次抵达舒久心里渴望的地方。

    盛遥是生生从他世界里割裂出来的玫瑰,带着干净纯粹的力量,让舒久不忍心玷污他一分一毫。他教会舒久什么是爱,如何去珍惜,怎么样天长地久,可舒久却在最后没了永远的底气。

    当最初的欲望变了质,一切都超过了他们俩预期的范围。当生活从疯狂和新鲜渐渐转移到细水长流,猝不及防打乱的舒久的阵脚。

    他害怕自己的无为配不上优秀的盛警官,害怕自己胡闹的演艺事业影响到盛遥,害怕未知的未来,害怕不确定的亲密。

    舒久只能选择逃走,带着一纸约定的消失,可是他无处可逃,逃到天涯海角,心里也始终装着个盛遥。

    舒久和盛遥初见时,他是重案组警察,他是大明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见时,他依旧是重案组警察,他却成了盛遥的舒久。

    这几年舒久有好多秘密,可他都不打算告诉盛遥。

    这几年或许可以短短概括为:我爱你。

       

跟我回家

   这个坑我蹲了并且准备常驻

    哪怕盛遥换了新的手机号也有无止境的企图接近他的骚扰者以及一个是不是需要安慰的精神病犯人。舒久表示他很郁闷依旧郁闷,盛遥表示他已经收敛了很多。
   
    也不能怪盛遥,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最显眼的,无论是从办公室小范围地看还是出警时围观者的目光聚集。虽然舒久既委屈又害怕也不能时时刻刻跟在盛遥身边,重案组组长明确表示他不是很需要一个话多没事做天天盯着他手下的大型人型犬放在组里。所以大多数时候舒久一个没看住就发现又有哪一个小野花沾在他家美人身上了。

    如果说是飞来横祸舒久倒也可以稍微接受并且安
慰自己这说明他家美人有魅力。但是对于某些阴险狡诈的组长故意拿美人去做诱饵抓犯人的行为舒久很想问候他八辈子祖宗。也不知道是压抑了许久的天性暴露还是本着对事业的一腔热血,在舒久黑着的脸下盛遥还是带上了通讯器摇身一变钻进锁定了嫌疑人的酒吧。
 
    “你们确定情报准吗,我怎么快把酒吧晃玩了还没看见人啊?”

    盛遥跻身在嘈杂的酒吧里一边四周寻找着一边压低声音冲着耳机吐槽。

    “不急,总是要来的。”
   
    坐在监控车里的沈夜熙一点也不着急,忙着和姜湖微信也没有心思来宽慰深入虎穴的盛遥。

    “靠,你不要这么不靠谱好不好这地方我一进来就觉得不对....诶你倒是说话啊,是我没听见还是怎么的...”
  
    又在酒吧里待了一会的盛遥只觉得心脏直跳,冲天的音乐声和混合在一起的酒味让他觉得脑袋疼。

    “帅哥你一个人吗?”
 
    沈夜熙的声音没听到,盛遥倒是听到了另一个甜甜的声音。回头一看,好巧不巧,曹操正到。

    长波浪黑色头发,红色长裙,一个红色手包。看清楚脸之后盛遥也是一顿,怪不得这么多男人会入她的套,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别有一番风味。

    “怎么这么漂亮的美女也是一个人,这场子里的男人未免也太不长眼了吧。”

    盛遥晃了晃手里的酒杯,
  
    “既然美女邀请,那我们就喝一杯,只怕是美女不要嫌弃我的酒量。”

    不知道几杯下肚,盛遥已经晕晕乎乎了却还不见沈夜熙带人进来,只能借机往洗手间走去。

    “沈夜熙你怎么还不抓人你再不进来我就要落在她手里了!”
 
   “沈夜熙?”

    盛遥摘下耳朵里的微型通讯器发现它已经不再亮灯,敲了两下也没有反应,连一丝杂音都没有。

    “靠?你竟然坏了!”

    盛遥认命地把通讯器往垃圾桶一扔,对着镜子深吸两口气走出了洗手间。

    却在洗手间门口被人堵住,

    “帅哥,你那我那儿?”

    盛遥猛然被抵住脑子都没转过来,正准备张口又听见一个声音,

    “你最好跟我回家。”

    盛遥抬头仿佛看见了救星,舒久正黑着一张脸站在他们正前方,哪怕脸是黑着的但至少虎口脱险。

    “美女我不打女生,但我建议你松开你面前的人,然后换个地方去玩。”

    “因为他是我的。”

  

    沈夜熙:通讯器坏了完全是意外,我相信你有能力抓到人并且毫发无伤,可是不幸的是我们找错了人,幸运的是真正的犯人我们已经抓到了。这次行动就当给你许久不见肉的生活开了下荤。
  
    盛遥:那我谢谢你还有你八辈子祖宗。

   

念念

舒久x盛遥
第一次搞cp送给他们了
虽然我有那么多钟爱的cp
这cp真的太冷了可是真的很好吃ball ball各位 大大都来搞吧

    就像大家希望的那样,柯如悔被处决之后整个市里穷凶恶极的罪犯都似乎不见了踪影,那些小打小闹的事件自然没能被搬上重案组的台面。被变态压迫已久的重案组各位们终于迎来了难得的空闲时光。

    暖饱思淫欲这句话总算是没有说错。那些在结案以前偷偷摸摸的眉目传情瞬间占据了整个办公室。前有狗男男后有狗男女,抱着电脑打了好几天恐怖游戏的盛遥突然感觉到生存的艰辛。明明是挂念着的人,却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属于他。约法三章撕掉了换来一个真切的请求,却还是感觉那个浪天浪地的人只是找个理由跑路。
   
    果然散发酸臭味的氛围不适合单身(哪怕是一个伪单身。盛遥关掉早就成为尸体的游戏,瞟了一眼时间,离下班不远,于是拿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跟沈夜熙打了个招呼便溜之大吉。

    这个天气说冷不冷,可真往大街上一走还是会被风灌个全身。盛遥只穿了一件风衣,没有开车,走在街上边走边哆嗦。

    好不容易捱到了家,盛遥衣服都没脱就往床上倒,躺了没一会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想要起身倒杯热水喝,手还没伸起来,脑袋就先自动当机了。算了先睡一觉吧。在天人一番交战后,盛遥果断选择了床。

    于是离家两个多月刚刚落地就飞奔回家的舒久一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穿着风衣窝在床上的盛美人。听到房门动静的大美人动了下手,吓得舒久立即静止。看到床上的人没有其他动作后,舒久轻轻合上门转回客房收拾行李。

    收拾完的舒久又一次小心翼翼的推开主卧房门,探了个脑袋进去张望,见床上的的人毫无动静便悄悄溜进房里,趴在床边上仔仔细细端详面前的人。

    两个多月没见的男人变粗糙了,下巴上生出了一层密密的胡茬,眉毛微微皱着不知道在梦里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紧紧闭着没有张开的意思。盛遥带着独特味道的气息让舒久瞬间有了一种安稳的感觉。

    看了不知道多久舒久才发现面前人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伸手一摸额头才意识到惊人的热度。舒久赶紧跑去找药,顺便拿了一条冷水浸过的毛巾。还没等他把毛巾敷在盛遥额头上,躺着的病号突然抓住他的手不舒服地扭了一下身子。

    “我不要。”

    话还没说完就把舒久的手往外一挥。

    被打走的舒久也不知道人到底是醒还收没醒,但    也只能依着病人的意思。放下了手中的药安慰道,   

    “乖,不吃药,我们敷一下好不好?”

    “......”

     得,没有回应就是没醒。盛公子应该还在梦里好好的。也不管人到底醒没醒,药总是要吃的,病总是要治的。舒久一个用力把床上的人拉起来,费尽周折算是把药喂下去了,又把人放下来敷上了冷毛巾。敷上毛巾后的病人一下子小情绪上来嘴里嘟嘟囔囔手臂乱挥。闹腾了半天已经快到半夜了,舒久长舒一口气,总算可以歇一下了。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眼皮就开始变重,哪怕身旁还有一个还在烧的病人需要担心,舒久也无法抵抗生理的困倦陷入沉睡。

    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向大床,舒久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凭借打在脸上的光影依稀可以判断出应该已经大中午了。迷迷糊糊间舒久把手往身边一捞,空的。迷糊里的人一下子惊醒,再往身边一摸,真的空的。舒久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没有穿上就匆忙跑出房门。视觉还没恢复便闻到餐厅里飘来的香气。定睛一看,餐桌上坐着一个狼吞虎咽的人,听到动静一双桃花眼从面前的鸡蛋饼上移开看向从房里飞奔出来的人。

    “起来了?”

    低沉优雅的嗓音从包着鸡蛋饼的嘴里缓缓吐出。
不对啊,这问句怎么感觉怪怪的?舒久心里皱了下眉。

    “你怎么起这么早?”

    舒久看见人还在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伸展了一下胳膊不徐不疾地走向餐桌。

    “你怎么起这么晚?”

    盛遥咽下了最后一口鸡蛋饼,死死盯着舒久。
不对啊,怎么又是他问我?舒久又一次觉得怪怪的。

    “你好些了吗还烧吗?要不要去打针?你怎么一大早上起来只穿这么一点?”
   
    “鸡蛋饼是你做的还是买的?我猜是买的吧,都不知道你还有做鸡蛋饼的技能。”
  
     “你最近忙不忙啊,听说最难的案子破了那你岂不是很轻松了。”
  
   “盛遥,你怎么都不说话。”
   
    舒久坐上桌子边吃嘴里边不停念叨,念叨半天却发现根本没有回应。忍不住抬头看对面的人,却发现那双桃花眼一直看着自己,眼波流转在灯光的映衬下似乎闪着星星。
   
    “我想你了,舒久。”